追蹤
劍峰寺廟文化藝術創作
關於部落格
寺廟建築美學是一份十分珍貴的文化財富,具有悠久的歷史,更隨著人類社會與科技進步,建築規模和範圍日益擴大,在漫長史進過程中,寺廟代表著地方文化及建築文化,卓越貢獻。
  • 12441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文昌帝君

人神所指的「 文昌帝 君」,或稱「梓潼帝君」,其生平有多種說法。恒春縣誌稱梓潼君:「在周為張仲,在漢為張良,在晉為涼王呂光,在五代為蜀王孟昶,在姚秦之世,為越雋人張惡子。」隨著朝代的變更而有不同的化身。清河內傳更謂梓潼君自周朝以後有七十三次化身:傳說梓潼君生於周朝初年,為吳會人間,後世七十三化身皆為士大夫,其天性剛烈,明察秋毫,又恤民如子,志如秋霜皎月。西晋末年丁未 二月三日 ,梓潼君最後一次化身,降生於越西、雋南兩都之間,生時祥光罩戶,黃雲漫野,鄰里紛往慶賀,謂此異象係貴人轉世之兆,君父清可叟年近六旬方得嗣,自是欣喜不已,取名為張亞。

張亞自幼不喜嬉戲,每慕名山大澤之浩瀚,常語出玄機。日間博覽群書,夜晚則避眾隱居,自笑自樂,泛體發光,居民均奉若神明,張亞目睹此狀,仰天長嘯:「土木之偶神能衣人衣、食人食,敬奉則有驗,詆謗則有罪,我身而為人,豈能無靈乎?」此後,張亞即夜夜夢見異象,或幻化為龍,或為天符,或為水府官吏。不久,大旱成災,遍野乾涸,多番祝請神明降雨亦無所應,張亞眼見鄉民陷於苦境,思及夢中曾任職水府,於是當夜夢中即以官函下牒河伯降雨,翌日果然風飛雷震,甘霖沛降。此時,有一名小吏趨前稽首云:「請運判遷徙。」張亞疑惑不解答道:「我張亞乃張戶老之子,非運判。」小吏云:「我奉令促請遷居。」  言畢奉上一匹白驢,張亞上驢而去,瞬間來至一山顛,小吏引他入石洞,洞中有石筍並立,小吏解說:「民之禱雨,祝此石筍而有應,該石謂為雷柱。」又說:「你本周人,有七十三化身,陰德傳家以迄今。原係神仙之品,而世人知之者眇,可雲遊四方以顯化,不日之中,必有中興之兆。」張亞聞言,憶及前塵舊事,始得大徹悟,便依言改作儒士裝扮,於咸陽城中講述姚萇典故,並囑咐百姓切記其廟位於劍州梓潼縣。唐玄宗避難四川時,曾顯化於萬里橋,玄宗追封為「左丞相」;唐僖宗播遷時亦有陰助之功,加封「順濟王」;宋太祖勅封「忠文仁武孝德聖烈王」,又勅封聖父母為「顯慶慈佑仁裕王」、「昭德積慶慈淑妃」;元仁宗延祐三年(西元一三一四年)加封聖號「輔元開化文昌司祿宏仁帝君」。

清朝趙翼的陔餘叢考記載 文昌帝 君係張亞成神後之封號,並詳述其多次轉世化身之經過:梓潼君本黃帝之子,名緷,因造絃及張羅網有功,仍以張為姓。周朝時降世為山陰張氏之子,以醫術事周公,卒後又托生於張無忌妻黃氏,即以孝友聞名於世的張仲,因直諫無諱,被幽王酖酒毒死,魂魄飛遊至雪山。後又降生為漢高祖劉邦之子趙王如意,與生母 戚 夫人同為呂后所害。 戚 夫人轉世托生於戚地,嫁張翁,因老而無嗣,二人瀝血於石臼,祝禱云:「我二人無子,若得一動物為伴,亦視若己生。」趙王如意遂感生為蛇往投張宅。當世呂后亦轉生為邛池令呂牢,呂有愛馬被蛇絞死,遷怒張氏夫婦,二人一齊被定罪斬首,該蛇悲憤之下,遂興風作雨,淹陷邛池城, 文昌 君因此次殺孽深重,被謫為邛池龍,飽受熱沙小蟲侵害之苦,直至巧遇文殊菩薩才皈誠脫罪。此 後文昌 君再轉世趙國張禹家,名勳,為清河令;西晋末年再轉生於越雋張府,七十三歲時入石穴悟道,而後改形喬裝遊歷咸陽城,首見姚萇。某次姚萇途經四川梓潼,得聽神諭告知:「速回咸陽,秦無主。」姚萇請示神名,「張惡子」。姚萇即於該地建張相公廟。


清河內傳據稱為梓潼君降筆之作,歷述其自周初降生後之生平事蹟,陔餘叢考則搜集民間所傳之野史掌故滙集 成文昌帝 君歷世事蹟。現民間或謂 文昌帝 君為張亞、張亞子、張惡子者,皆據二書所載。由於 文昌帝 君歷世轉化過程龐雜,信徒僅擷取末次轉世為 文昌 君之生平,而謂梓潼帝君姓張名亞子,初居越雋(今四川西昌縣東南方之會理一地),後遷保府梓潼縣七曲山,曾任晋朝官吏,後因參加戰役而殉國。因其生前篤信道教,廣宣教義於四川,死後眾慕其德,便於七曲山建立「清虛觀」奉祀,碑石刻云「梓潼君」。事物紀原載張亞子略:「廟在梓州梓潼縣,仕晋戰死而廟存,唐明皇狩蜀,神迎於萬里橋,追命為左丞相,僖宗播遷亦有助,封為濟順王,咸平中,益卒為亂,王師討之,忽有人呼曰梓潼神遣我來, 九月廿日 城果克,四年,州以狀聞,故命追封為英顯王。」又太平寰宇記亦稱梓潼君為「濟順王」。

道家認為梓潼君掌文昌府事及人間祿籍,元朝時加號為帝君,而天下學校遂有建祠祭祀,明朝景泰年間,更於 二月三日 文昌帝 君聖誕時遣官致祭。明孝宗弘治元年(西元一四八八年),禮部尚書周洪謨上書建議:「梓潼顯靈於蜀,廟食其地為宜,請飭天下學校,罷毁其廟。」然天下學府仍照行祭祀。清朝嘉慶六年(西元一八O一年),仁宗勅令禮部,將梓潼帝君正式列入祀典,並通令天下學府建廟立祀,春秋則遣官致祭,相當重視。

本省文昌閣之肇建,約於清康熙三十一~三年(西元一六九二~四年)之間,係臺廈兵備道高拱乾所經手創立,一名「奎光閣」,位於台灣府學(台南市)朱子祠後。彰化縣志:「蓋以世所傳帝君之書,如陰騭文、感應篇、勸孝文、孝經解諸書,皆有裨於教化,不失聖人之旨,故學者崇之,使日用起居皆有敬畏,非徒志科名者,祀以求福也。」因此,自高拱乾首建文昌閣後,本省各縣亦紛紛因神設廟,以為教化之所。由玉歷寶鈔所錄「 文昌帝 君蕉窗聖訓」可知神聖設道立教之用心:一戒淫行(未見不可思,當見不可亂,即見不可憶,於處女寡婦尤其慎)、一戒意惡(勿藏險心,勿動妄念,勿記仇不釋,勿見利而謀,勿見才而嫉,貌慈心狠者尤宜慎)、一戒口過(勿談閨閫,勿訐陰私,勿揚人短,勿設雌黃,勿捨己耘人,勿為財奔馳,勿學為無益,勿見異思遷,身在心馳者尤宜慎)、一戒廢字(勿以舊書裏物糊窗,勿以廢文燒茶拭桌,勿塗抹好書,勿濫寫門壁,勿嚼草稿,勿擲文尾,於途中穢間尤宜慎)一敦人倫(父子主恩,尤當諭之以義;君臣主敬,尤當引之以道;兄弟相愛,尤當勉之以正;朋友有信,尤當勸之以誠;夫婦相和,尤當敬而有別)、一淨心地(玩古訓以懲心,坐靜定以收心,寡酒食以清心,卻私欲以養心,尤當悟至理以明心)、一立人品(做事慎言,志高身下,膽大心細,救今從古,棄邪歸正,思君子之九思,畏聖人之三畏,尤當不恤人言)、一慎交遊(始終不怠,內外如一,貴賤不二,死生不異,功過相規,化夷惠而師孔子,絕姦狂而交中正,尤當立身為萬世友)、一廣教化(遇上等人說性理,遇中等人說因果,多刻善本,多講善行,尤當攻邪崇正,以衞吾道)。

今本省 文昌帝 君廟約有廿餘座,廟中同祀祿馬神,此外附祀從神尚有送祿神、送財神、書童、印童等,或謂梓潼君有二脇侍,一日天聾,一日地啞,旨在曉諭世人凡事謙沖為懷,切忌鋒芒盡露。清代本省文昌祠多為士人聚會所在,凡逢帝君神誕,必備牛、果品舉行「三獻禮」。古時文人學子更組織「文昌會」,勸世人敬惜字紙、珍惜文字,每於神誕祭典後,集中焚燒收集之字紙,再恭抬紙灰桶繞境後運往海中棄置,稱為「迎聖蹟」。

 

by 劍峰彩繪有限公司

 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